这些本该救死扶伤的女护士,竟成了以杀人为业的女魔头(救死扶伤的感人事迹)

2021-03-3018:08:49 发表评论

战争真正的可怕之处,往往不是那些极具杀伤力的武器,而是在暗无天日的环境里被释放出来的人性之恶。

这些本该救死扶伤的女护士,竟成了以杀人为业的女魔头(救死扶伤的感人事迹)

拿二战中的纳粹来说,他们不光有杀人如草芥的集中营、堪称疯子兵团的骷髅师,还有披着华丽外衣却凶残无比的T-4护士组。

这些本该救死扶伤的女护士,竟成了以杀人为业的女魔头(救死扶伤的感人事迹)

这些本该救死扶伤的女护士,竟成了以杀人为业的女魔头(救死扶伤的感人事迹)

单纯地看这个名字,“护士组”嘛,救死扶伤的组织罢了。然而事实上,这些所谓的护士,干的却全都是魔鬼的勾当,其存在的唯一任务,就是执行希特勒下达的“消灭没有生存价值的生命”,换句话说,这就是一个“女子杀人团体”。

这些本该救死扶伤的女护士,竟成了以杀人为业的女魔头(救死扶伤的感人事迹)

据统计,从她们建立到被消灭的几年时间里,至少残害了十多万人,更叫人瞠目结舌的是,他们不光是杀害那些犹太人和盟军俘虏,即便是重伤残的德国人,也难逃一死。想想看,对自己人都下得去手,这伙女人还真是把“杀人如麻”演绎到了极致。

在T-4护士组,如果要评选最凶残的女魔头,伊尔马·格蕾泽自称第二,估计没人敢称第一。下面,咱就来看看格蕾泽的斑斑劣迹。

格蕾泽出身于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,毕业于护士学院,按理说这样一个相貌平平且没钱财没门路的女子,很难有什么大作为,但格蕾泽却硬是在19岁就拿到了铁十字勋章,更以20岁的年纪出任女囚集中营看守长,成为当时最年轻的看守长。

那么,她的成功秘诀是啥呢?一个字——狠!

对谁狠呢?当然是对她所看管的那些女囚犯了。

格蕾泽挑选虐杀对象的时候,还有自己的一套原则——专挑漂亮的女囚、专挑胸大的女囚、专挑怀孕的女囚。

究其原因,除了嗜血的变态心理之外,还有一点就是她不允许在这里有人比她更有女人味儿。在这里顺便提一下,格蕾泽虽然相貌中等,但是却放荡成性,与她公开交往的除了同为集中营医护人员的门格尔医生,以及男囚集中营看守克拉莫以外,还包括被关押在集中营里的数十个小白脸儿。这样来看,她嫉妒那些美貌或者身材好的女犯,也就不足为怪了。

这里举一个例子,有一次集中营里来了一批新女囚,当时已经成为格蕾泽情人的门格尔医生,正负责挑选身体较好的囚犯作为劳动力。突然,有一个面容姣好的犹太少女跪在他面前,恳求他救救自己。原本就花心的门格尔,自然是舍不得这样的猎物,于是立刻答应了。

然而,这一切却被格蕾泽安插的眼线全部汇报了上去。结果,这个犹太少女还没来得及庆幸自己得救呢,格蕾泽就已经拿着皮鞭冲了过来,一个劲儿地往犹太少女的脸上抽,很快,就只剩下血肉模糊的躯体在地上打滚了。这还没完呢,打累了之后,格蕾泽又掏出手枪,直接结果了那个犹太少女。

​或许有人会问了:那她为啥要杀掉那些孕妇呢?不能所有孕妇都是美女吧?看看格蕾泽是怎么回答的吧——“没准儿她们怀的是比我更漂亮的美人坯子呢?”——这也能作为滥杀无辜的借口,就问你服不服?

所幸,老天没有让这样的恶魔逃脱。二战后期,格蕾泽所在的集中营被盟军解放,还没来得及逃跑的她,终于也尝到了沦为囚犯的滋味儿。

在审判庭上,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,居然厚颜无耻地为自己辩护,声称所有的行为均是上级的命令,自己“只不过是个22岁的弱女子”。然而,这样的狡辩实在是太没有意义了,在如山的铁证面前,盟军军事法庭于1945年12月,以杀人罪和滥用酷刑罪判处她死刑。

有一句话说的好:对付恶魔最好的办法,就是把它赶回地狱去!

历史客栈作者:水木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