口述 | 我满足不了妻子,我活的真窝囊,一个中年男人的自白

2021-04-0914:30:56 发表评论

口述 | 我满足不了妻子,我活的真窝囊,一个中年男人的自白

原创插图:喵喵夏,讲述:老刘,男,38岁

上期的故事您看了吗?点击阅读:闺蜜说我会御夫术,让我分享点经验,献丑了

01

人到中年,刘钢和妻子苏红的日子过得有点卡,彼此说话都没个好腔调。

有好几次,儿子上学刚出门,俩人就开始互怼,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。

苏红嫌家里水龙头坏了一个星期了,刘钢就像没看见一样。

刘钢指责苏红一天到晚就知道抱怨,水龙头坏了不会买新的吗?

苏红提高了嗓门:“说得轻巧,稍微好点的都得一百多,你一天能挣几个一百?”

02

刘钢摔门走了,一上车,就看到苏红给他自制的大罐子凉茶,气顿时消了大半。

车子启动前,他拿起手机给妻子发了个“嘴唇”的表情包。

苏红秒回:“别整这些虚的,好好开车。”

刘钢似笑非笑地发动车子,他已经记不清有多久没亲过苏红了。

感谢微信表情包,让这项功能在他们夫妻之间还活着,关键时刻能缓和一下尴尬的气氛。

03

刘钢是个出租车司机。

儿子上幼儿园那年,为了方便接送,也为了多赚点钱,他把工厂的活辞了。

拿出全部积蓄,又跟双方父母借了点,买了这辆出租车,全家的希望都寄托在这四个轮子上。

苏红跟他在一个厂,厂里效益不好,当时也想辞职。

可刘钢没同意:“两口子总得有个稳定的,虽然收入不高,但至少给交保险,将来有个保障。”

夫妻俩一个多拉快跑,一个管孩子顾家,日子始终紧巴巴的。

眼瞅着奔四的人了,俩人都发现,别说什么车厘子自由,刘钢连一周歇半天的自由都不敢有。

04

有时累坏了,刘钢会嬉皮笑脸地问:“咱家钱都去哪儿了?”

苏红就拿出小本本,刚开始还会念给他听:房贷、儿子特长班、补课班,煤气水电费、宽带费,公婆、爸妈生日……

后来,刘钢再问,她干脆打开衣柜,没好气地说:“钱都让我买衣服,买金银首饰了。”

看着苏红那少得可怜的几件衣服,刘钢默默走出卧室,打了个电话。

他把替班司机辞了,从那天起,早上4点出门,中午回家吃饭,睡1个小时觉,然后,再开夜班到12点。

这,已经是他的全部精气神底线。

05

就在刘钢白天黑夜连轴转,家里终于有了点存款时,苏红的哥哥出事了。

他干农活的时候,一不留神把胳膊伸进了脱谷机。

苏红在电话里哭着说:“老公,我上大专都是哥哥供的,咱们买出租车,哥哥自己没钱,还跟朋友借了一万……”

刘钢急了:“都啥时候了还说这些,赶紧的,家里有多少钱都拿去,不够我再想办法。”

挂了电话,刘钢就往医院赶。

豪言壮语许下了,可他心里却在盘算:要是钱真不够,上哪去借呢?舅哥残疾了,以后岳父母、舅哥一家老小,是不是都得靠他们帮扶?

刘钢越想越揪心,一个走神,差点闯了红灯。

等他赶到医院,看见舅哥那件血衣,还有岳父母一家哭天抢地的样子,刘钢心痛极了。

他命令自己:必须想尽一切办法,保住舅哥的胳膊,得让他把那个家顶住。

06

打那以后,刘钢恨不得把脚扎进油箱里奔跑,他甚至不敢多喝水,就怕上厕所。

早晨出车时,苏红和儿子还没起床,晚上他回来,他们已经睡了。

有好几次,苏红听到他回来了,翻身跟他讲家里、单位的事儿,可还没讲两句,他就打起了呼噜。

有天晚上11点左右,苏红特意在小区门口等他。

可刘钢远远看到苏红,吓了一跳,她才35岁,怎么看上去有了大妈的样子?

清汤挂面的直发扎成揪揪,略微发福的身体套在宽大的休闲装里,脚上踩着一双拖鞋……

见刘钢的车停下来,苏红小跑过去,给他拉开车门:“老公,好久不见啊。”

看得出来,苏红那晚心情很好。

果然,刘钢听到了两个好消息。

儿子月考进了年级百名榜。

舅哥伤口的炎症终于消了,再有一个星期就能出院了。

07

刘钢听后,眼圈莫名一红。

这日子过得,好消息越来越少,没消息就是阿弥陀佛。

正值夏季,远处飘来一阵烧烤的味道,难得俩人心情都好,决定一起吃个宵夜。

苏红点了肉串,几瓶啤酒,还特意给刘钢点了份羊腰子,说补补。

等串的功夫,刘钢突然觉得胃有点疼,这才想起来,他一整天就吃了碗面。

苏红听后,赶紧让老板再做个虾仁疙瘩汤。

刘钢一看价格,38块,有点心疼。

可苏红执意要点:“别那么抠,今天好好吃一顿,你看,这图片上的虾仁多新鲜多有食欲,我都看饿了,借你的光,我也喝点。”

刘钢心一横,行吧,今天就奢侈一回。

然后,两人一边撸串,一边等疙瘩汤,烤串店虽然简陋,可灯光下的小两口,却透露出一丝对苦逼生活不倔强的柔情。

可是,这点柔情迅速被那碗迟到的疙瘩汤败坏了。

08

老板把疙瘩汤端上来后,苏红拿起勺子,想给刘钢盛一碗。

可是找了半天,也没看见传说中的大虾仁,只有几颗皱巴巴的小海米。

苏红顿时按捺不住了,叫来老板:“你虾仁卖完就说一声,也不能拿海米糊弄我们呀。”

老板是个年轻的寸头小伙,笑着解释:“海米也是虾仁啊,干的而已。”

苏红无比郁闷:“你看菜牌上的疙瘩汤,再看看你的实物,不亏心吗?”

老板怼道:“你没见旁边写着,以实物为准,现在海米也五六十一斤呢。”

苏红不高兴了,作为多年混迹菜场的人,她噼里叭啦算出那碗疙瘩汤的成本,叫嚣着要投诉。

老板翻了个白眼说:“大姐,你要是想吃霸王餐,我现在就给你退了,行吗?”

09

见对方话说的如此难听,本来打算息事宁人的刘钢怒了。

他拿起空酒瓶,往桌上一顿,瞪着泛血的眼睛吼道:“你会不会说话,你再说一遍试试。”

而这时,本来不依不饶的苏红赶紧劝他:“算了算了,咱们回家,不跟这种人一般见识。”

但刘钢身体所有的血都冲到脑子上,平日里干出租受的委屈,再加上生活的压榨,似乎在那一刻都找到了出口——他豁出去了!

苏红死命拉住他,往外拽。

老板见状,也识时务地再没多说。

苏红赶紧结了账,转身走人,可她突然又折回去,说道:“给我餐盒,我打包。”

10

那一幕,让本来还在气头上的刘钢,心猛地抖了一下。

曾几何时,在现实到残酷的日子里,身边这个女人,连38块钱的任性都没法坚持到底。

那天回家路上,夫妻俩谁也没说话。

洗漱完毕,两人躺下,刘钢从后背抱住苏红。

老夫老妻了,什么也不用说,这一抱,就都懂了。

他懂她的苦,她也知道他的累。

有些丧气的话,说出来,人就垮了。

憋着,还能变成志气,把这日子撑下去。

11

一周后,是婆婆生日。

苏红请了一下午假,去婆婆家做饭,并且让刘钢五点准时收班。

结果,刘钢四点就收了,他先去给母亲订了寿桃,然后去商场给儿子买了双运动鞋。

早晨上班时看到儿子的鞋前边已经踢开胶了。

本来都走出了商场,刘钢又折返回去,他已经很多年没给苏红买过礼物了。

他想买个口红,但又贵又不实用,苏红也不化妆。

看了一圈衣服,又怕自己眼光不行。

于是,他咬牙帮苏红挑了双耐克气垫鞋。

那双鞋有点超出他的消费能力,可一想到这个女人陪自己走了那么难的路,还将陪自己走这世界上最远的路,刘钢毫不犹豫地买了单。

好一点的鞋,可以让她舒服一点吧。

12

那天,刘钢一进门,苏红就把他叫进厨房,把刚出锅的饺子往他嘴里塞。

滚烫的,纯虾仁水饺。

苏红强调:“我在市场买的鲜虾,活蹦乱跳的,管你吃个够。”

餐桌上,刘钢注意到,苏红几乎没怎么吃饺子。

一会让公婆多吃,一会给儿子夹,还不时给他添几个。

之后,儿子试着新鞋,表扬爸爸有眼光,苏红也打量着自己的新鞋,试穿了两次。

刚开始说真合适,跟盗版的就是不一样,但第二次再试时,却说有点挤脚,颜色好像也不是特别喜欢。

刘钢不耐烦地说:“这鞋是特价款,不退不换,你将就穿吧。”

苏红听了,好像如释重负,索性穿上新鞋,再没脱下来。

刘钢心里酸的难受:哪个女人不喜欢新衣服新鞋子,苏红不是不喜欢,只是不喜欢它们的价格罢了。

13

夫妻俩的日子已经够难了,可生活好像有出不尽的妖蛾子。

刘钢没想到,自己一个老司机,居然还被女人给骗了。

有天上午,他在小区门口拉了个年轻女人。

对方着急忙慌地上了车:“师傅,麻烦开快点,家里没奶粉了,趁孩子睡着了,我赶紧去买。”

刘钢一路飞车,去了最近的商场。

结果,女人下车结账时,哭丧着脸说:“大哥,我出来得急,手机都忘带了,你能不能借我500块钱,然后等我一会,我买完奶粉,再坐你的车回家取钱。”

刘钢没有丝毫怀疑就答应了,可女人进了商场,他左等右等也不见人。

最后,他不得不去了母婴用品专区找,服务员却说,从没见过他描述的那个顾客。

而且这一上午,根本就没人来买奶粉。

刘钢知道自己上当了,内心有一万只羊驼奔过。

他坐在车里,越想越憋屈,忍不住给苏红打了电话。

14

结果,苏红只听他说到年轻女人,就炸了:“你是不是被骗了?”

“我就觉得,你这智商已经不适合开出租了,骑自行车都够呛,我问你,那女的是不是长得还挺好看?”

“别扯没用的,我已经够上火了,你还打击。”听了苏红的数落,刘钢更郁闷了。

“我不是打击你,你这次是上女人的当,下次是老人的,再下次是碰瓷的……”

“闭嘴吧,早知道就不给你打电话了。”

“不给我打你给谁打,就跟我多愿意听你这破事似的。”

“得得得,不想跟你说话,我开车了,今天晚点回家,怎么也得挽回点损失。”

说完,刘钢狠狠挂了电话。

刚发动车,苏红的微信就发了过来:“吵完是不是心情好点了?行啊,吃亏是福,没被骗色就行。”

刘钢一个人在车里笑出了声。

他对着后视镜瞄了一眼自己,心里苦笑:倒退十年,还有可能被骗色,如今呢,也就苏红还偶尔吃一口自己的老陈醋吧。

15

而生活有时就这样,不可能让一个人持续走霉运。

被骗三个月后,刘钢在车里发现一个顾客落下的手袋。

里面的钱他没动心,但那支刚买的、发票还在的某品牌口红却让他犹豫了。

按理说,他把那些不菲的现金返还失主,估计人家对口红的事问都不会问,肯定以为在别的地方掉了。

他很想把这支口红留下,送给苏红当生日礼物,可纠结了半天,等到失主终于找回来时,还是完璧归赵。

小市民,胆小,不作贼都心虚,索性好人做到底。

失主千恩万谢,还拿出一千块感谢刘钢。

刘钢太想拿着了,可虚荣心和正义感在那一刻把他架了起来,无比坚决地推却,然后一脚油门绝尘而去,留给对方一个好人的背影。

16

这件事,刘钢也第一时间跟苏红分享了。

他知道,弄不好苏红会埋怨。

果不其然,苏红说:“装什么大尾巴狼,一千块钱够你跑多少天的,人家是奖励你,又不是你抢的,钱能烫手吗……”

两人你一句,我一句,吵得那么熟练、默契,那么不伤根本。

外人看他们吵得挺激烈,但只有他们自己知道,烟火夫妻,最深情的关切,通常就是用最粗糙的语言喷出去的。

“老婆,今晚吃啥?”

“西北风。”

“能不能加点孜然?”

两人都笑了。

17

当然,这件事并没彻底翻篇,那个失主后来每次到连云港出差,都会包刘钢的车。

他是做鲜果物流的,每隔一段时间,都会给刘钢发来一箱稀罕水果。

于是,刘钢就开着车,给爸妈和岳父母送点,再给老婆孩子留点。

日子就这么一个大巴掌过后,再送颗小甜枣地过着。

刘钢和苏红也渐渐明白了,什么是中年危机,说到底,就是没钱。

那就尽最大能力多赚点,节省点,外加想开点。

就在前几天,儿子月考又进步了十名,他想要一套最新款的游戏卡牌。

不等刘钢开口,苏红率先反对:“你都多大了,还玩这些,又耽误学习,不买。”

妈妈一票否决,儿子虽然不高兴,但也没坚持。

但第二天,刘钢还是给儿子买了。

儿子捧着他的脸亲了好几口,苏红直瞪眼睛。

18

晚上睡觉前,苏红埋怨刘钢惯孩子。

刘钢背对着她,说:“这原味的生活,既然他早晚会尝到,那着什么急,百八十块就能带来的小快乐,咱还支付得起。”

刘钢说完这句话,苏红那边一点动静都没有。

他转过身去搂她,却摸到她一脸的泪水。

“老婆,跟着我让你受苦了。”

“我从来没觉得自己苦,就是今天看你一块膏药还剪成三块贴,觉得心疼。”

“嗯,不用心疼,我每天拉形形色色的乘客,这世界上,没有谁容易。”

说完,夫妻俩紧紧相拥。

19

成年人的世界,没有容易二字。

不知道深夜里,还有多少夫妻用这句话,一起吐槽生活,又一起彼此治愈?

据说,人一生中会长大三次。

第一次,是发现自己不是世界中心的时候。

第二次,是发现即使再怎么努力,终究还是有些事令人无能为力的时候。

第三次,是明知道有些事无能为力,但还是会尽量争取的时候。

那么你呢,正在经历着第几次长大?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