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哪些好的方法可以缓解痿证?有哪些需要注意的问题?(痿证和痹证的主要鉴别点)

2021-04-2403:57:49 发表评论

您好!您说的症状符合中医“痿证”的范畴,您可以参照下面的内容进行调理、治疗。

有哪些好的方法可以缓解痿证?有哪些需要注意的问题?(痿证和痹证的主要鉴别点)

欢迎关注我,为您提供优质的健康答案。

有哪些好的方法可以缓解痿证?有哪些需要注意的问题?(痿证和痹证的主要鉴别点)

痿证是指肢体筋脉弛缓,手足软弱无力,不能随意运动,或伴有肌肉萎缩的一种病证。痿,同萎,犹如草木枯萎不荣。临床以下肢痿弱较为常见,亦称“痿躄”。“躄”,指足弱无力,不能任地。

西医学中神经系统和肌肉损害引起的肢体弛缓性瘫痪,如多发性神经炎、急性脊髓炎、运动神经元疾病、进行性肌萎缩、重症肌无力、周期性麻痹、肌营养不良、癔病性瘫痪和表现为软瘫的中枢神经系统感染后遗症等,具有痿证特征者,均可参考本篇辨证治疗。

【病因病机】

凡外感温热邪毒,内伤情志、饮食劳倦、先天不足、房事不节、跌打损伤以及接触神经毒性药物等,均可致使五脏受损,精津不足,气血亏耗,肌肉筋脉失养,而发为痿证。

一、病因

1.温热犯肺

温邪上受,热毒壅肺,或热病后期,余热未清,邪热耗灼肺津,不能输津于皮毛,润泽五脏,以致四肢筋脉失养,痿弱不用。此即《素问·痿证》所云:“五脏因肺热叶焦……发为痿躄。”

2.水湿(热)浸渍

久居湿地,水中作业,冒雨涉水,而致湿邪侵袭,郁而化热;湿热浸淫,阻滞经脉,营卫运行不利,肌肉筋脉失养,发为痿证。如《素问·痿论》曰:“有渐于湿,以水为事,著有所留,居处相湿,肌肉濡渍,痹而不仁,发为肉痿。”《素问·生气通天论》云:“湿热不攘,大筋软短,小筋弛长,软短为拘,弛长为痿。”

3.饮食毒物所伤

过食肥甘厚味,或嗜酒无度,损伤脾胃,湿自内生,湿积蒸热,湿热浸淫筋脉,渐而成痿。如《症因脉治·内伤痿证》云:“脾热痿软之因,或因水饮不谨,水积热生;或因膏粱积热,湿热伤脾……故常痿软。”“湿热痿软之因,时令之湿热加临,肥甘之湿热内积,或湿热中于皮肤,传舍经络,湿热伤筋,则弛长为痿矣。”此外,服用或接触毒性药物,损伤气血经脉,经气运行不利,脉道失畅,亦可致痿。

4.久病劳欲

素体亏虚,久病不愈,或劳役太过,房事不节,以致脾胃虚弱,气血津液生化乏源;或肝肾亏损,精血虚耗,筋脉肌肉失养,肢体痿弱不用。如《医宗必读·痿》云:“阳明虚则宗筋纵,带脉不行,故足痿不用也。”《素问·痿论》谓:“思想无穷,所愿不得,意淫于外,入房太甚,宗筋弛纵,发为筋痿。”

此外,若情志失调,五志化火,上烁肺金,肺津失布,不能灌溉五脏,五脏之阴日耗,肢体失养,亦可发生痿证。

5.跌仆瘀阻

跌打损伤,瘀血阻络,新血不生,经气运行不利,肢体失其滋润濡养,发为痿证。

二、病机

本病发病总由津液、气血、精髓亏耗,不能濡养肌肉、筋脉所致。津液、气血、精髓由后天水谷精微所化生,为脏腑、肢体、筋脉功能活动的物质基础。津液能濡养肌肤,濡润关节、筋脉;气血能营养脏腑,灌溉四肢百骸。若湿热毒邪犯肺,肺受热灼,耗伤津液,则肌肤筋脉失其濡养,可致手足痿弱不用;或因脾胃虚弱,运化不健,气血生化乏源,肌肉、筋脉失于濡养,以致肢体痿软无力。精血同源,互为转化相生。精藏于肾,肾主骨,生髓;血藏于肝,肝主筋。若久病体虚,劳欲太过,肝肾精血亏损,不能濡养筋骨,皆可导致骨弱筋软无力。

一般而言,本病以热证、虚证为多,虚实夹杂者亦不少见。外感温邪、湿热等病邪形成的痿证,病起之时,因邪热偏重,阴津耗伤不甚,故属实证。若邪留不去,久必伤正。如温热病邪在肺,每易耗伤肺胃津液;湿热留注,则易耗伤肝肾阴血。终因津液、气血、精髓严重亏耗,病情由实转虚,表现为虚实夹杂证,常见虚多实少,以虚为主。此外,由于痿证与津液、气血的输布失调有关,故可产生津凝成痰,血滞为瘀,夹痰夹瘀之变。如热灼津液,每易炼液成痰;气血亏虚,运行不畅,又可血郁成瘀等。

病变脏器关系到肺、脾(胃)、肝、肾,但以肝肾为主。痿证病缘津液、气血、精髓亏虚,不能濡养肌肉筋脉所致。而津液、气血、精髓又赖肺、脾(胃)、肝、肾的生成敷布,通过脾胃的生化、肺的布散、肝肾的藏收,相互协调为用。但重点在于肝肾,因肝藏血,肾藏精,本病迁延日久,势必损及肝肾,耗伤精血,而致肌肉消瘦,筋骨痿弱不用。

【诊断与病证鉴别】

一、诊断依据

1.以肢体筋脉弛缓不收,软弱无力,甚则瘫痪为主要临床特征,部分病人伴有肌肉萎缩。

2.由于肌肉痿软无力,可有睑废、声嘶低喑、呛咳、抬头无力等症状,甚则影响呼吸、吞咽。

3.部分病人发病前有感冒、腹泻等病史,有的病人有神经毒性药物接触史或家族遗传史。

二、病证鉴别

1.偏枯

偏枯即指中风,多由风痰瘀阻经络所致。病见一侧上下肢偏废不用,手足拘急,久则患肢肌肉枯瘦。而痿证系外感温邪或湿热之邪,或内伤饮食不当,久病劳欲,使津液、气血、精髓亏耗,筋脉失于濡养而致。症见肢体痿软不用,肌肉萎缩,以两下肢为多见。

2.痹证

痹证亦有关节活动障碍,肌肉萎缩,但痹证多由正气不足,感受风寒湿热之邪,痹阻于经络关节之间,而致骨节重着、麻木、疼痛,部分病人因痹证日久,瘀痰互结,导致骨节畸形、肿大,活动障碍,严重者发展为肌肉萎缩。但痹证有明显的疼痛症状,痿证则无疼痛,而以肢体软弱无力、肌肉萎缩、活动障碍为主症。

三、相关检查

痿证与西医学中神经肌肉系统的许多疾病有关。检测血液中血清谷草转氨酶、谷丙转氨酶、乳酸脱氢酶、醛缩酶、肌酸磷酸肌酶的含量以及尿中肌酸排泄量,有助于鉴别痿证肌肉萎缩的病因。测定血中乙酰胆碱受体抗体增加,对神经、肌肉接头部位疾病有较高的诊断价值。脑脊液检查、肌电图检查、肌肉活组织检查等,有助于对与痿证有关的神经系统疾病的定位定性诊断。

【辨证】

一、辨证思路

本病辨证重在审察虚实,辨明所病脏腑。痿证初病多实,内伤久病多虚。虚证和实证每多兼夹。若起病急骤,病情发展较快,初起见发热等外感症状,肢体不用而肌肉萎缩不明显,伴有拘急、麻木、疼痛,因湿热、痰瘀所致者多属实证;若起病缓慢,经久不愈,肢体弛缓不痛,肌肉痿瘦明显者多为虚证。实证中如见病初发热者,或低热未退,伴口干,脉细数者,多属肺热伤津;如下肢痿软,有感受湿邪等病史,伴舌苔黄腻,脉滑者,多属湿热浸淫。若肢体痿软,伴有麻木不仁,肌肤甲错,肌肉疼痛者,多属血瘀之证。虚证中如以肌肉萎缩,纳少便溏为主症者,多属脾胃虚弱;以腰脊酸软,头昏眼花为主者,多属肝肾亏虚。

二、证候

1.肺热津伤证

症状:发病急,病起可有发热,头痛身疼,咳嗽,数天后热退,疼痛渐缓,而出现肢体软弱无力,皮肤干燥,心烦,口渴,咳呛少痰,咽干不利,小便黄赤,大便干燥,舌质红,苔黄,脉细数。

病机分析:本证为燥热伤肺,肺不布津,筋脉失养。温热燥邪,侵犯肺卫,肺失宣肃,故发热,头痛,咳嗽;热淫肌腠,则全身肌肉疼痛;邪热虽已减退,但因肺津胃液耗伤,津液不能敷布以濡养筋脉肌肤,故肢体痿软,皮肤干燥;津不上承,则口燥,咽干呛咳;小便黄赤,大便干结,舌质红,苔黄,脉细,均为邪热伤津耗液之征。

2.湿热浸淫证

症状:起病较缓,逐渐出现肢体困重,痿软无力,尤以下肢或两足痿弱为甚,肢体微肿,手足麻木,扪及微热,喜凉恶热,或发热,胸脘痞闷,小便赤涩热痛,舌质红,舌苔黄腻,脉濡数或滑数。

病机分析:本证为湿热浸淫,壅遏经脉,气血阻滞,营卫受阻。湿热浸淫肌肤,留注经脉,气血阻滞,故见肢体痿软无力;湿性趋下,故以下肢不用为多;湿热壅滞筋脉,则局部有热感,喜凉,或有发热;湿热中阻,则见胸脘痞闷;湿热下注,则小便短赤灼热;舌苔黄腻,脉滑数,皆为湿热之征。

3.脾胃虚弱证

症状:起病缓慢,肢体软弱无力逐渐加重,肌肉萎缩、瘦削,神疲肢倦,少气懒言,纳呆便溏,面色浮白或萎黄无华,舌淡,苔薄白,脉细弱。

病机分析:本证为脾虚不健,生化乏源,气血亏虚,筋脉失养。脾胃虚弱,气血化源不足,不能充养肢体、筋脉,故肢体痿软,肌肉痿瘦逐渐加重;脾虚气弱,健运失司,则神倦气短,纳少便溏;气虚不能运化水湿则面浮;面色萎黄无华,舌淡,苔薄白,脉细为脾气虚弱之征。

4.肝肾亏虚证

症状:起病缓慢,渐见肢体痿软无力,尤以下肢明显,腰膝酸软,不能久立,甚至步履全废,腿胫大肉渐脱,伴有眩晕,耳鸣,舌咽干燥,遗精或遗尿,或妇女月经不调,舌红,少苔,脉细数。

病机分析:本证为肝肾亏损,阴精不足,筋脉失养。肝肾亏虚,精血不能濡养筋骨筋脉,渐致成痿;腰为肾之府,肾主骨,精髓不足,则腰脊酸软,两膝无力,肌肉消瘦,胫骨显露;精血亏虚,不能上注耳目,则耳鸣,目眩;肾虚固摄无权,而见遗精,遗尿;肝肾亏虚,冲任失调,故月经不调;舌红,脉细数均为肝肾亏虚之象。

【治疗】

一、治疗思路

痿证的治疗,总以扶正补虚为主。肺热伤津者,宜清热润燥;肝肾亏虚者,宜滋养肝肾;脾胃虚弱者,宜益气健脾;气血瘀阻脉络者,宜益气活血。如有虚实兼夹者,又当兼顾之。

二、基本治法

1.清热润燥,养阴生津法

适应证:肺热津伤证。

代表方:清燥救肺汤加减。

常用药:太子参、麦冬、北沙参、生甘草益气养阴;阿胶、炒胡麻仁养血润燥;生石膏、杏仁、霜桑叶、炙枇杷叶清热宣肺。

加减:若身热未退,高热口渴有汗,可重用生石膏,加金银花、连翘、山栀子、知母以解毒祛邪,清气分之热;咳嗽痰多,加瓜蒌、桑白皮、川贝母清热化痰;咳呛少痰,咽喉干燥,加桑白皮、天花粉、芦根润肺清热。若身热已退,兼见食欲减退,精神不振,口干咽干较甚,此胃阴亦伤,宜用益胃汤加石斛、薏苡仁、山药、麦芽补脾养胃。

2.清热利湿,通利经脉法

适应证:湿热浸淫证。

代表方:四妙丸合加味二妙散。前方清利下焦湿热,用于湿热留注筋脉之痿躄;后方以清利湿热为主,佐以补肾通脉,用于湿热内盛,兼见虚火之痿证。

常用药:苍术、黄柏燥湿清热;萆薢、防己、泽泻、薏苡仁渗湿分利;蚕砂、木瓜、川牛膝、五加皮利湿通经。

加减:湿邪偏盛,胸脘痞闷,肢重且肿,加厚朴、茯苓、枳壳、陈皮理气化湿;夏令季节,暑邪夹湿,加藿香、佩兰芳香化浊祛湿;热邪偏盛,身热肢重,小便赤涩热痛,加忍冬藤、连翘、蒲公英、赤小豆清热解毒利湿;湿热伤阴,兼见两足焮热,心烦口干,舌质红或中剥,脉细数,可去苍术,加龟板、玄参、麦冬、石斛、生地养阴生津;热象不显,局部有冷感,去黄柏,加桂枝温经通脉。若病史较久,兼有瘀血阻滞,肌肉顽痹不仁,关节活动不利或有痛感,舌质紫暗,脉涩,加丹参、鸡血藤、赤芍、当归、桃仁活血化瘀;若湿邪未去而营阴已伤,则宜兼施清养,可选用清燥汤健脾益气利湿,或用清暑益气汤益气清热。

3.补中益气,健脾升清法

适应证:脾胃虚弱证。

代表方:参苓白术散合补中益气汤加减。前方健脾益气化湿,用于脾胃虚弱,健运失常,水湿内盛者;后方健脾益气升清,用于脾胃虚弱,中气不足者。

常用药:党参、黄芪、白术、山药、扁豆、莲子肉、甘草、大枣补脾益气;薏苡仁、茯苓、砂仁、陈皮健脾理气化湿;升麻、柴胡升举清阳。

加减:脾胃虚弱者,每易兼夹食积,治当结合运化,导其食滞,酌佐谷麦芽、山楂、神曲;气血亏虚,面色萎黄无华,重用黄芪、党参,加当归、阿胶养血;气血不足兼有血瘀,唇舌紫暗,脉涩,加丹参、川芎、川牛膝活血化瘀;肥人痰多或脾虚湿盛者,可用六君子汤加减。

4.补益肝肾,滋阴清热法

适应证:肝肾亏虚证。

代表方:虎潜丸加减。

常用药:狗骨、杜仲、怀牛膝壮筋骨利关节;熟地、龟板、知母、黄柏填精补髓,滋阴清火;锁阳温肾益精;当归、首乌、白芍养血柔肝;陈皮理气和胃,防滋腻呆滞。

加减:病久阴损及阳,阴阳两虚,兼有神疲,怯寒怕冷,阳痿早泄,小便清长,妇女月经不调,脉沉细无力,不可过用寒凉以伐生气,宜去黄柏、知母,加仙灵脾、鹿角霜、紫河车、附子、肉桂温肾助阳,或服用鹿角胶丸;面色无华或萎黄,头昏,心悸,加黄芪、党参、首乌、龙眼肉、鸡血藤、当归补气养血通络;腰脊酸软,加续断、补骨脂、狗脊补肾壮腰;热甚者,可去锁阳,加功劳叶、白薇、丹皮清泻虚火。

三、复法应用

1.益气健脾,清化湿热法

适应证:脾虚湿热内阻证。症见肢体痿软无力,晨轻暮重,肢体困重,甚则肌肉萎缩,胸闷食少,身热不扬或汗出不解,口渴多饮,痰黄难咳,小便赤涩热痛,大便黏滞不爽,舌红,苔黄腻,脉濡数。

代表方:六君子汤合三仁汤加减。前方益气健脾化湿,用于脾胃虚弱,健运失常者;后方清热利湿,宣畅气机。

常用药:党参、薏苡仁、茯苓、白术健脾益气化湿;白蔻仁、砂仁芳香化湿和中;滑石、通草、竹叶甘寒淡渗利湿;半夏、厚朴辛苦性温,行气化湿。

2.益气养血,化瘀通络法

适应证:气虚络瘀证。症见久病体虚,四肢痿弱无力,肌肉瘦削,肌肤甲错,手足麻木不仁,活动时肌肉隐痛不适,或拘挛疼痛,舌萎不能伸缩,舌质暗淡或有瘀点、瘀斑,舌下青筋显露,脉细涩。

代表方:圣愈汤合补阳还五汤加减。前方即四物汤加人参、黄芪,功能益气养血,用于气血亏虚,血行滞涩,经脉失养;后方补气活血通络,用于气虚无力推动血行,经脉瘀阻证。

常用药:人参、黄芪补气;当归、川芎、熟地、白芍、鸡血藤养血和血;川牛膝、地龙、桃仁、红花活血化瘀通脉。

加减:手足麻木不仁,加炙僵蚕、炙全蝎、胆南星、蜈蚣搜风化痰通络;下肢痿软无力明显,加杜仲、锁阳、桑寄生补肾强筋壮骨;若见肌肤甲错,形体消瘦,为瘀血久留,可加炮山甲、三棱等破血行瘀,或用圣愈汤送服大黄[[!NFAE6]]虫丸,补虚活血,以丸图缓。

四、其他疗法

1.单方验方

(1)石斛、怀牛膝、桑白皮各30g,甘草6g,水煎服,每日2次,用于肺热伤津痿证。

(2)大麦(去皮)60g,薏苡仁60g,土茯苓90g,同煎为粥,煮熟后去土茯苓,常服,治湿热浸淫痿证。

(3)鹿角片300g,酒浸1夜,熟地120g,附片45g,用大麦蒸熟,焙干为末,大麦粥和为丸,每日3次,每次7g,米饭送服,治肝肾不足痿证。

2.常用中成药

(1)虎潜丸:功能与主治:滋补肝肾,强壮筋骨。用于肝肾不足引起的痿证。用法与用量:每次6g,每日2次,淡盐汤送下。

(2)三妙丸:功能与主治:燥湿清热。用于湿热下注所致的下肢痿弱无力,沉重或肢体痿废。用法与用量:每次6~9g,每日2~3次。孕妇慎用。

(3)木瓜丸:功能与主治:祛风散寒,活络止痛。用于风寒湿痹痿所致的四肢麻木,周身肌肉疼痛,腰膝无力以及步履艰难等。用法与用量:每次5g,每日2次。孕妇禁用。

(4)河车大造丸:功能与主治:大补阴精气血,益肾补肺清热。用于虚损劳伤,筋骨痿软,咳嗽潮热,形体消瘦,腰膝酸软等症。用法与用量:水丸每次6g,蜜丸每次9g,每日2次。

(5)参苓白术丸:功能与主治:补气健脾,和胃渗湿。主治脾胃虚弱所致的痿弱不用,食滞腹泻,脘腹胀满,少气无力,形体消瘦。用法与用量:每次6~9g,每日2~3次。

五、临证勾要

1.关于“治痿独取阳明”

《素问·痿论》提出“治痿独取阳明”的治则。阳明指胃而言,“独取阳明”意即治疗痿证当重视调治脾胃,包括健脾益气、益胃养阴和清化阳明湿热几方面的含义。《素问·痿论》指出:“阳明者,五脏六腑之海,主润宗筋,宗筋主束骨而利机关也。”肺之津液来源于脾胃,肝肾精血亦有赖于脾胃的运化。若脾胃虚弱,受纳运化功能失常,津液精血生化不足,肌肉筋骨失养,则肢体痿软,不易恢复。所以凡属胃津不足者宜益胃养阴,脾胃虚弱者应健脾益气,使脾胃功能健旺,饮食得增,气血津液充足,脏腑功能转旺,筋脉得以濡养,有利于痿证的恢复。若为湿热浸淫致痿,多与脾胃湿热相关,治疗重点在于清化阳明湿热。故不论是选方用药,还是针灸取穴,都须重视“独取阳明”的原则。但不能单纯以“独取阳明”为法,临证还应辨证治疗。

2.治痿慎用风药

《丹溪心法》指出:“痿证断不可作风治而用风药。”《景岳全书》亦指出:“痿证最忌发表,亦愁伤阴。”均强调了治疗痿证应慎用辛散祛风之剂。因为痿证多属虚证,即使实证亦多偏热,如燥热伤肺、湿热浸淫等,而治风之剂,皆系发散之品,若误用风药治疗,易燥伤阴血,酿成不良结局。当然,若系病之初期,温燥之邪侵犯肺卫,并有表证,也当酌情使用辛凉透表之品,如桑叶、金银花等。

3.泻南补北法治痿证

泻南补北法即泻心火、滋肾水,又称泻火补水法、滋阴降火法。朱丹溪谓之“泻南方、补北方”,因南属于火(心),北属于水(肾),故本法适用于肾阴不足,心火偏旺之证。痿证的主要病变机制为津液、精血的亏损,不能濡养筋脉,同时往往夹杂燥热、湿热病邪。此时清热当与养阴兼顾,忌苦寒燥烈太过,否则极易伤阴。

【特色经验】

一、临证经验

1.重视补益脾肾

肝主筋,肾主骨,脾主肌肉,痿证的主症为肌肉、筋骨痿软无力,故发病与肝脾肾关系密切。脾肾亏虚是其发病本源,脾为后天之本,气血生化之源,主四肢肌肉;肾为先天之本,藏精而主骨生髓,脾肾互资相济,令气血阴精充旺。若先天禀赋不足或后天失养或感受外邪,均可致气血津液不能润养筋脉,使宗筋弛纵无力,甚至痿废。故周仲瑛教授治疗痿证十分重视调补脾肾。补脾推崇参苓白术散,补气运脾化湿;补肾擅用血肉有情之品,常用龟板、紫河车、阿胶、鹿角等补精益髓。

2.风药应用

历代医家认为治痿慎用风药,大抵因治风之剂,皆为发散风邪、开通腠理之药,若误用之,阴血愈伤,酿成坏病。但周仲瑛教授认为,痿证以虚为主,但并非无风象,如痿证患者常兼“肌肉跳动”一症,实即阴虚风动之象。《诸病源候论·风身体手足不随候》指出:“脾候身之肌肉,主为胃消行水谷之气,以养身体四肢。脾气弱,即肌肉虚,受风邪所侵,故不能为胃通行水谷之气,致四肢肌肉无所禀受,而风邪在经络,搏于阳经,气行则迟,关机缓纵,故令身体手足不随也。”由此可见,风邪除可致“痉”、“痹”外,亦可致“痿”。故周仲瑛教授主张慎用风药不等于断不可用风药。痿证患者见有肌肉跳动等风动之象时,可适当配用蜈蚣、全蝎、乌梢蛇、煅牡蛎等息风药。

3.马钱子的应用

马钱子有通络止痛、散结消肿的功效,但如超量使用易致中毒。马钱子有毒成分是番木鳖碱和马钱子碱,对脊髓后角细胞均有兴奋作用,但过量使用可引起肌肉强直性痉挛,抑制呼吸中枢,最终因窒息或呼吸中枢麻痹而死亡。马钱子有毒,但若运用适当,则可化害为益。痿证的常见症状是肌肉无力,马钱子过量所致的四肢抽搐强直、牙关紧闭与肌肉松弛相反,因此可利用马钱子的这种药性来治疗肢体痿软无力。当然,由于此药有毒,未经炮制毒性更大,不宜生用,必须经过炮制后方可入药。马钱子用量十分有讲究,量过少,无济于事;量过大,又易中毒。周仲瑛教授经过多年探索研究,制成复方马钱子胶囊,服用时从小剂量开始,逐渐加量,一旦出现中毒迹象即减量,可有效地防止中毒事件的发生,汤丸合用又显著提高了治疗效果。

二、验案举例

邵某,女,28岁。

初诊(2002年7月16日初诊):患者2月下旬出现两目睁眼费力,咀嚼困难,肢软无力,经上海长海医院确诊为“重症肌无力”。用新斯的明治疗,病情一度稳定,但停药后病情复作,右目斜视时有复视现象,有时肌肉跳动,舌质红,苔黄,脉细滑。证属脾肾双亏,虚风内动,气血不能灌注外荣。治当脾肾双补,益气养血,息风通络。药用:潞党参15g,生黄芪30g,当归12g,生白术15g,炙甘草5g,炙黄精10g,枸杞子10g,川石斛12g,川断15g,炒杜仲15g,大熟地10g,仙灵脾10g,炙僵蚕10g,乌梢蛇10g,炒白芍12g,葛根15g,煅龙骨(先煎)20g,煅牡蛎(先煎)25g,鸡血藤15g。每日1剂,常法煎服。另:复方马钱子胶囊,0.3g×100片,每次1片,每日2次,吞服。

二诊(2002年9月9日):连续服上药40余剂,自觉症状稍有改善,但仍见四肢无力,肌肉经常跳动,颈软,抬头困难,舌质偏红,苔黄,脉细。顽症须守方继求,击鼓再进。药用:潞党参20g,生黄芪40g,当归10g,生白术15g,制黄精10g,大生地10g,大熟地10g,鸡血藤20g,仙灵脾10g,巴戟天10g,川断20g,川石斛12g,炙蜈蚣3条,炙全蝎5g,乌梢蛇10g,煅龙骨(先煎)20g,煅牡蛎(先煎)25g,葛根15g,红花10g,片姜黄10g,怀牛膝12g。每日1剂。复方马钱子胶囊原量继服。

三诊(2002年11月11日):服用上药2个月,行路已有力,临晚腹胀多气,劳累后肌肉跳动,部位不定,舌质暗红隐紫,中裂,苔黄薄腻,脉细。药效已见,当乘勇追击。上方加南北沙参各12g,千年健15g,土鳖虫5g,炙僵蚕10g,改生黄芪50g。马钱子胶囊按原法服用。

四诊(2003年1月20日):服上方3个月余,肌肉跳动不显,四肢活动较难,腹胀矢气稍多,尿赤较频,腰不酸,舌质红,苔黄,脉细。9月9日方加千年健15g,土鳖虫5g,炙僵蚕10g,晚蚕砂(包煎)10g,大腹皮10g。

五诊(2003年3月24日):肌痿,经治四肢逐渐有力,舌质暗红,苔黄,脉细弦。9月9日方改生黄芪50g,加土鳖虫6g,晚蚕砂(包煎)10g,大腹皮10g,千年健15g。21剂。另:复方马钱子胶囊,原法继服。

按:此例患者脾肾双亏,不能化生水谷精微,肢体经脉失于濡养,以致虚风内动,气血不能灌注外荣。治拟脾肾两补,养阴潜阳息风。方取圣愈汤、当归补血汤健脾益气养血,方中重用黄芪50g,合用当归、白芍、熟地等,意在益气生血,活血通脉。补肾重在强筋骨,故用川断、杜仲、仙灵脾、怀牛膝、千年健等。肌肉跳动,为阴虚风动之象,故在应用枸杞子、白芍、生地、熟地滋阴养血的基础上,加炙蜈蚣、炙僵蚕、炙全蝎、煅龙牡等潜阳息风镇痉。在守法治疗同治,配合马钱子胶囊以缓图之。前后用药达半年之久,渐获疗效。

【预后及转归】

痿证的预后与病因、病程有关。外邪致痿,务必及时救治。多数早期急性病例,病情较轻浅,治疗效果较好,功能较易恢复;内伤致病或慢性病例,病势缠绵,病情迁延,渐至百节缓纵不收,脏气损伤加重,大多沉痼难治。年老体衰发病者,预后较差。

【预防与调护】

避居湿地,防御外邪侵袭。若为水中作业或冒雨涉水,应及时更换湿衣,并饮服姜茶,祛寒湿,防御外邪侵袭。

痿证病人常因肌肉无力,影响肢体功能活动,坐卧少动,气血运行不畅,加重肌肉萎缩等症状。因此,应提倡病人进行适当锻炼。

重症病人加强日常护理。对急性完全瘫痪者,应注意患肢保暖,并保持肢体在功能位,防止肢体挛缩和关节僵硬,有利于日后功能恢复。由于肌肤麻木,知觉障碍,在日常生活与护理中,应避免冻伤或烫伤。

注意精神调养,生活应有规律,避免过劳。饮食宜清淡而富有营养,忌油腻、辛辣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